保护非遗在行动——北京宫灯高高挂

2020-09-15 16:55 大运河文化在线

北京宫灯,是在北京皇宫紫禁城里使用的灯,它具有鲜明的皇家制作特色,是集木艺、雕刻、漆饰、编织、绘画等多种手工技艺于一身的精湛工艺品。

 

文|运河文化在线

 编辑|非遗脸哥

 

北京传统的灯彩活动主要在元宵节举行,后来逢到盛典、新婚、寿辰、节庆等喜事也都要张灯结彩。

 

 

灯彩成为祥瑞吉庆的象征,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祈望和对幸福未来的向往。20世纪50 年代以后,随着灯节的消失,北京灯彩仅剩下宫灯和红纱灯两个品种,其余各种花色灯彩的制作技艺均已失传。

 

北京灯彩传承人

马元良

 

 

繁忙景象难以重现

 

 

北京美术红灯厂藏身于一片老居民楼中。这座老厂前身是始创于清嘉庆年间的“文盛斋灯扇画店”,目前北京宫灯技艺的4个非遗传承人均为该厂职工,57岁的郭燕青最小,年纪最长的马元良先生已经70多岁。

 

 

在厂区库房屋顶上,悬挂着各式宫灯样品,最大的六方宫灯高1米7,制作于2002年。与库房内的光鲜相比,对面的生产车间则显得寂寥,30平方米的平房内空无一人,桌上散乱地放着各种制作宫灯的工具和原材料。80年代,厂子里做木工活儿的一个组就有二十多人,一个车间分好几个组,工人干活儿时站一排,嗞嗞啦啦的声音跟奏乐似的,现如今厂里目前能干活的只有七八个人。

 

 

老传统面对新工艺

 

 

宫灯样式是传统的,技术是现代的。传统宫灯在瓷片上作画这一道工序就可能耗费几个月,现在采用激光打印技术加上一些手绘,生产效率大幅提高。

 

 

北京宫灯工序繁杂,包括原木制作、上色喷漆、绘制灯片、印制灯片、灯穗配置等。现在马路上挂的灯笼是钢丝的,塑料盘、尼龙绸套、机器生产。价格上的差距也非常明显,手工做的灯笼一个要3000元,而电商平台的灯笼只要十几块钱。可是很少有人考虑手工制作宫灯背后的人力成本,满大街的红灯笼也很少能见到美术红灯厂的产品了。

 

 

进入校园回归民间

 

 

北京宫灯列入国家非遗名录后,有了去参加京交会等展会的机会,也让北京宫灯和美术红灯厂得到更多的社会关注和重视。虽然宫灯大规模生产不实际,但是可以举办“非遗进校园”活动,到中小学给学生讲讲宫灯历史、制作工艺,让更多年轻人接触宫灯。

 

 

去年,北京联合大学“北京濒危手工艺传承人才培养”项目传授宫灯制作技艺。学员是从社会上通过考试选定、有一定基础的爱好者,通过三个月的系统学习,毕业时每个人做了一盏宫灯,还集体制作了一个直径80厘米的走马灯。

 

面对灯节衰落、灯彩逐渐消失、外来节俗削弱中国传统节俗文化、现代科技冲击传统手工艺等一系列的难题,北京灯彩举步维艰,后继乏人,急需抢救保护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条)

    为您推荐